西木木木

老流氓预定。

噢噢噢噢噢噢!他真可爱!
(提前放出草图)

私设第三弹
真 ·小 ·疯子
(你怎么这么可爱?!)

私设第二弹
为什么姬友说介个瓦尔莱塔小姐这么萝莉?不御姐么?
「:)」


私设鹿头(我喜欢他的小钩子)
(在儿童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杰佣】Star

*一个小插曲
*拖更真的十分抱歉
*(下次还敢ᖗ( ᐛ )ᖘ)

(Ⅰ)

杰克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个弥漫着硝烟的战场上。在此之前,他承认裘克的话,他是个没有什么多余情感的人。

“瞧瞧这里……”

身后是子弹上膛的响声,漆黑的枪筒抵在杰克的腰上。身后人急促的喘息声和发抖的手无一例外的表示自己的主人曾经历了多么惨烈的战役。

“嘿,放松,我不是什么敌人”

杰克发誓他只是散步到这里。

“哈…求……求求你……救救我的战友……”

开玩笑,杰克表示,即使自己有天大的本事这个人也不可能救回来了——半个身子都被炸飞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杰克看着面前消瘦的士兵把他刚死不久的战友埋在一个弹坑中,并为他献上了一朵白雏菊。杰克为此嗤之以鼻,这就是人,飘忽不定的生命才是他们所应该拥有的。

“先生,您瞧,我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杰克惊讶的看着他,这个小东西不仅拽着自己埋死人还赖上他了?!

“抱歉,虽然我并不想打击您,但是免谈先生,您已经耽误我不少时间了……”

乌云散去,一抹夕阳为战场上的士兵镀上了金边,他的脸上,是如此的宁静。年轻的绅士感觉到自己许久未动的心轻轻的跳了一下,以及为自己的刚才的作为有些罪恶感。

“拜托……”

“小子,我改变主意了,你叫什么名字”

“奈布,我叫奈布·萨贝达!”

【杰佣】Star

*临死(睡)前的挣扎
*我都不造我到底写了什么
*爱你们੧ᐛ੭

(4)
清晨的第一束阳光打透过窗照到奈布脸上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醒,奈布信赖他的生物钟,甚至曾经为此在玛尔塔面前夸耀过这个‘特殊能力’,是的,仅限于曾经。这里的一切总感觉太熟悉了,熟悉的让人陶醉。

但床还是要起的。

奈布不止一次的在心里默默的想,他来这里两周了,除了自己有些神经质的室友,他更在意的还有那个名义上为自己“房东”的神秘家伙,毕竟这是他的房子。他暗笑了一下,有钱真好。

姑且称自己的房东为先生吧,瓦尔莱塔小姐说是个男性。

他被告知了许多事,与其说是事情,倒不如说是必要的规则。奈布是个比较好说话的人,但‘规则’中的一条让他尤为气愤:不允许被叫出“奈布”这个名字,至少在这栋房子里不行。

“这是我的名字,裘克先生,我的‘身份证’”

“当然,但你要知道你现在是……有个词叫……寄人篱下”

“可以”奈布歪着头反问,“那 请问 我该叫什么呢?”

“随便你,不是“奈布”什么都好”

他实在是太讨厌裘克这个人了,那种来自骨子里的讨厌。

走廊最尽头的房间是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的,除了房东先生,昏黄的灯光与厚重灰尘都显得与整栋房子格格不入。奈布不止一次的想要一探究竟,但总被裘克一把拎回客厅的沙发上。

“够了萨贝达,我记得我警告你不止一次了,为什么你就不能安静点做些别的事而非要去那间操蛋的房间呢?嗯?”

“裘克,你难道不想知道里面是什么么?”

“…当然不,杰克会杀了我……”

意识自己说错了话,裘克果断且迅速的逃离了现场。

杰克……

说起来到这里之后的唯一好处就是他再也没有做那个梦了,但是他依稀记得自己在梦里最后的说的字。

『杰……』

“噁,这如果是玛尔塔看的肥皂剧的话我绝对会被恶心到的。”

但这不是,事实就是如此。

除了这些,他还记得——夜晚不可以去花园。对于夜晚这个词,瓦尔莱塔并没有给出准确的时间,估计是十点左右。这就意味着他可以在那里待到很晚。除了那些飞虫,他讨厌极了。

整个园子里清一色种的都是玫瑰,妖冶在月色下,无声的接受月光对她们的洗礼。

奈布走在花园的沙砾小道上,并尽量放轻脚步声,这样他的耳朵才可以捕捉到花丛中微弱的虫鸣。

只有这样的夜里,他才会把自己的另一面展现出来。嘿,这只是放松的另一种方式,他死也不会承认自己现在的表情有多可爱。

在花丛中,他嗅到了另一种不属于这里的味道。

“威士忌?上帝……”

即使再大的花园也拥有尽头,在铺满玫瑰的草坪上,西装革履的男人笔直的挺立在中心。在这个男人的目光落到奈布身上的瞬间,他真切的感受到了空气中一股子让人抓狂的熟悉感。他受够。

“先生,”

他加快了脚步

“我们是不是见过?”

*目死,困成球。请大家不要熬夜,会死人的。

【庄园日记】(6)

*欺诈组
*画画耽误了我的时间!但我依然爱她!
*就这样吃吧,不雷不雷

克利切·皮尔森

今天是雨天,不知道伍慈小姐照顾的玫瑰怎么样了。

今天没有去花园,按照艾米丽的说法——我生病了。我觉得单纯的头疼脑热并不碍事……至少在白沙街呆着的时候没事。

(今天伍慈小姐来看我啦!嗯……一直这样躺着貌似也不错)

瑟维坐在那里,一直说个不停,真叫人受不了。

(到底是谁告诉我这个家伙很稳重的?)

“好了克利切,该睡觉了”

老天,你不知道我今天已经听到这句话许多次了。为了让他闭上嘴,我用了伍慈小姐告诉我的方法。噢……不过说真的……感觉不太好。毕竟都是男人,亲嘴有些……不过,不过很有效!伍慈小姐,这个方法真的很有效!

我第一次看见瑟维踉跄的从我房间跑了出去!明天,明天克利切就去感谢伍慈小姐!

哦……天呐他又回来了……我得尽快把这些东西收起来……

瓦尔莱塔小姐今天来找过我了,问我有没有看见奈布,我的回答是否定的。

晚安


【杰佣】Star

*我又回来了!考试真是让人心力憔悴的活动。
*这篇不雷,放心食用੧ᐛ੭
*我爱你们!
*走着。

(3)

清晨的空气中总是含着泥土特有的气味,朝阳金色的光辉给他们一身金边,草绿色的露水打湿了奈布和克利切的鞋子。

“我们到了”

克利切揉揉酸痛的腰,咬牙切齿的说到。昨晚真是太折磨人了……
年轻的先生可不管这一套,他径自走了进去,一边默默地赞叹着房屋造型的别具一格,一边目光四下游走着寻找自己的目标。

“奈布,左边”

“克利切看起来对这地方很熟?”

“是,是了”

克利切局促地嘟囔着。
很棒的别墅,奈布承认。
白色栅栏内种着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尽数绽开。
看起来屋主人有意将这栋房子的最优雅的一面为他人展示。

“那么,我就在这里等着了”

“好的”奈布点点头。

奈布敲了敲门,许久,门内却没有动静。不安的情绪突然从内心深处升起,但奈布决意再试一次。

“砰”

突然出现的花瓶碎裂声吓了奈布一跳,然后便是急促的脚步声。好奇心驱使他往前了一步,大门突然打开,一个身影从门里闪了出来。

“滚蛋”

脾气暴躁。
这是奈布见到裘克的第一印象。

“裘克!你吓到他了!”

一位年轻的小姐急忙赶了出来,随手把裘克推到一边,然后搂住了奈布。“上帝保佑,你来了”

突然出现的女声让奈布门里张望了一下,他承认这样做有点不合时宜,但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被一个陌生女人突然抱住?

“抱……抱歉……这位女士”

“哈哈,瓦尔莱塔,女士?”

“够了裘克,早晚要收拾你……现在,我们的奈布请进吧,克利切你也快点,别扭扭捏捏的,我真替罗伊感到失望”

屋内的装潢不错,干净整洁,是奈布喜欢的风格——他不喜欢太浮躁的东西。

“瓦…瓦尔莱塔小姐,您认识克利切和瑟维”
“当然,我们可是老朋友了”

瓦尔莱塔安排他们就坐,而后转身去了楼上。奈布知道裘克一直盯着自己看,这感觉太糟糕了。

“这位先生稍微把目光挪一下可能会好一点”

“我说了,滚蛋”

奈布气的想打人。他从没见过这么令人咂舌的家伙,如果他未来的室友是这样的人的话他宁可回玛尔塔的房子去呆着。

“好了,奈布,你的房间在这里”

“失陪一下”

瓦尔莱塔的声音及时的从楼上传来,给了奈布一个离座的好理由。

“裘克。”

“我知道这样不好,克利切。但是对他们来说最好解决方法是从开始就不要相见”

裘克小声的嘀咕

“太累了我说……真的太累了,不管是对我们来说还是对他们两个来说……”

唠嗑时间到了
*有人找我玩么?
*我,性感公主抱杰克,在线锤人。

【杰佣】Star

*ᖗ( ᐛ )ᖘ
(面部表情抽搐如上)
*致看到现在的天使们,I Love You !!
*雷啊,肯定雷
*走着。

(2)
“抱歉!我不想把房子租给你们!另寻他处吧!”
“不好意思,这房子不会租给你们的……”
“麻烦让一下,请不要打扰我的生意!”

一上午,克利切和奈布碰了满鼻子灰。为什么是克利切?奈布也想知道,但他又想,事出有因,玛尔塔不会这般草率,肯定是有其他安排,想到这,奈布对玛尔塔的好感提升了一个档次 。

“啊?玛尔塔没告诉你么?她陪特蕾西逛街了,不然你以为我会出来?要知道在这时间我还躺在在瑟维床上玩手机呢……”

“……”

是我高估你了,玛尔塔。

“一群老顽固!几年前也是这样!找个房子都这么难!”

克利切踢了踢块脚边的石子出气。
奈布在一旁耷拉着眼,昏昏欲睡,昨晚……又做那个奇怪的梦了……

“行了,克利切,又不是你租房子,你生什么气”
“上帝,我看不惯他们的态度,说真的,奈布为什么要搬出去住,我觉得玛尔塔那边挺大的啊……”
“克利切”
“嗯?”
“为什么是几年前……你还给别人租过房子么?”

奈布的手机冷不丁响了一声,克利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了缩自己的肩膀。

“一条短信,克利切,别一惊一乍的”

『欧利蒂斯,玫瑰街,214栋……你会需要它的』

“欧利蒂斯?哇哦……好地方”

克利切轻佻的吹了个口哨。

“多少富豪挤破头都想进去的地方,尤其是玫瑰街,奈布,我现在真的怀疑你是否和他们进行了什么特殊的交——易”
“皮尔森先生,你知道我不喜欢这样”

奈布显然有点生气了。

“哦,当然当然,萨贝达先生”

“总之,我不会去的,那是什么地方我比你清楚的多”

第一天就在两人些许的不愉快中落下帷幕,夜晚只剩下清冷的月和月光下闲散的流浪汉。以及,黑暗中盛放的玫瑰。

瑟维是被克利切的手机吵醒的,并且连带一起吓到了正在打算往瑟维脸上涂鸦的克利切。

“喂?!”

克利切很生气,非常生气,每次当他心血来潮想要干些什么的时候总会有些奇奇怪怪的事来打搅他。

“克利切,小声点,隔壁还在睡觉”

瑟维在一旁小声的提醒,顺便为他盖好了被子。

“呼……喂?”
“克利切,带我去去欧利蒂斯”
“等?你不是……”
“我受够玛尔塔了,东西已经收拾好,去,还是不去?”
“真香……”
“……”
“呃,我是说,当然,乐意为你效劳”

214
字母顺序里的第二个和第十四个
B和N!连起来就是“奈布”!
*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讲真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庄园真名是什么,评论请告诉我一下谢谢!
*我奈布,冻死,死外边,住玛尔塔的房子,也不会去什么欧利蒂斯呆着……
克利切,带我去看看
克利切:我可真宠着你……

【杰佣】 Star

*迷一般的设定,雷,不能忍可左上(我理解)
*ooc属于我
*没了,请继续

(1)
奈布最近一直在做同一个梦。

在梦里他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赤裸着,尽情的吻着对方,随后在床上近乎疯狂的做/爱……

“噁,这就是你来我这里的原因?亏你记得这么清楚,尤其是……性爱那方面”

玛尔塔嫌弃的嘬了一口面前的柠檬红茶。红茶是奈布带来的,最近的天热的让人睡不着。
现在是五月份,虽说还没有热到爆炸的时候,但也够公寓里的人受得了。

“嗯,所以我想问问这是什么意思……你知道的…我已经连续几天,不,几个星期做同一个梦了……”

奈布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等待玛尔塔消化完他的话。

“而且这个梦严重扰乱了我的生活”

“嗯,所以呢”
“它是什么意思,我是说,它有什么含义?”
“奈布,我不是解梦家,为什么不去找艾米丽?她可是个医生”
“我说,就是她让我来找你的,不然你以为我会来找你这个不靠谱?”
“……那就去问问艾玛,她对解梦那方面挺在行”
“她只对那些黄色废料感兴趣,玛尔塔,为什么你就不能提个正常点的建议呢?”
“……那就上网查,奈布,看在上帝的份上,离开我的卧室!已经十一点了!天,你不睡觉吗?!”
“好吧。”

奈布欠了欠身,尽量把自己的脚步声放到最低,打开虚掩的房门走了出去。

“对了,谢谢你的红茶,不过太甜了”
奈布像征性的客套了一下。
“不客气”
“明天再带你去找找落脚的地方,别迟到”
“好”

就在想
除了奈布其他人其实都是没有寿命一说。然后杰克经历了太多啥的……哇啊,自己看都好羞耻……
(star和start的发音差不多,奈布的每一次回归对杰克来说就是另一个开始吧)